热门关键字:  dafa888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新闻 > 内容

梁稳根和他的三一重工》之董事会看梁稳根

2018-11-03 来源:本站

  三一重工创始人之一,有“三一重工集团管理第一人”之称的唐修国表示,“像开玩笑一样”是三一重工集团创业团队的分工方式。唐修国描述说:“我跟梁总说,明天我分管那个,怎么样?梁总就会答应,让我去管那个。”

  在三一重工集团,梁稳根是“法定”的董事长;唐修国是三一重工集团总裁,负责管理集团一切事务;向文波是三一重工市场公司总裁,是“三一重工战略第一人”;毛中吾则镇守北京,主管三一电气,同时任股票上市公司三一国际董事局主席。因为毛中吾是做销售出身的,跑过市场、要过债,说话做事一丝不苟,很对国际市场投资者的胃口;袁金华主管三一巴西公司。

  在三一重工,梁稳根和向文波是面向外界、露面最多的两位,而唐修国和毛中吾是露脸最少的两位。梁稳根一直鼓动唐修国和毛中吾多去参加一些社会活动,但被他们婉拒了。唐修国说:“我现在有时还能够开个快车,因为外面的人都不认识我。”而作为三一国际董事局主席的毛中吾干脆连股东大会也不出席。一次,梁稳根让毛中吾去参加董事大会,毛中吾反问说:“我去参加那个干吗,干点实际的事情不是更好!”

  在三一重工创始团队中,不管说起什么事,几位董事成员都会称:“是梁总安排的。”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在他们的心里,和梁稳根是一家人,是兄弟,而梁稳根就是一个“老大哥”。事实上,三一重工就是一个大家庭,梁稳根就是这个家庭中最主要的主事人。不过,按照创业初衷,却不是这么设计的——当时,这一帮兄弟甚至做好了分家的打算。为什么会有此想法呢?原来,当时比较著名的民营企业大多数都齐聚在江浙一带,但这些企业做到最后,创始团伙都分开了,这让三一重工的创始人觉得,对于企业和企业创始人而言,长期合作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对此,梁稳根也有顾虑,毕竟这样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唐修国就曾表示说:“万一合作不好,那还不如一人做一家,以后大家互相持股,只有合作没有竞争。”对于唐修国的顾虑和提议,大家心中都没底。于是,几个人商量好,下一个企业谁做就由谁控股。从这一点上而言,足以解释为何在湖南涟源市茅塘乡的三一材料公司中,梁稳根、唐修国、袁金华、毛中吾4位最初创始人的股份基本持平,各占20%多的情况。

  但是,到了三一重工,梁稳根却占了公司大部分的股份。用唐修国的话来说就是:“我和毛、袁三人都放弃了当初自己重新创办一家企业的想法和机会,并逐一从涟源来到长沙三一重工,和梁总在一起,站在独立、平等、共事的线上,我们之间保持着相互独立、平等经营的关系,因为梁总在我们心里就是永远的‘老大哥’。”

  的确,正如唐修国所说,能够让他和其他两位创始人不离不弃的,还在于梁稳根身上所表现出来的“老大哥风范”。比如,在三一产权明确化时,梁稳根主动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将大部分的负债揽给了自己,因而其他几位创始人只承担了较小的风险。如果换做别人,多半会要求企业风险由企业各创始人平均分摊;再比如,在三一重工集团的奠基仪式上,梁稳根给参加奠基的创始人以及几十位员工每人发了一块铜牌,并告诉他们说:“把这个牌子好好保留着,将来一定会有很好的回报,那是你们应该得的。”

  对此,唐修国描述说:“其实,牌子一点也不值钱,也就十几元钱一个。但牌子上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参与奠基仪式的人的名字。同时还写着,等到三一重工集团产值超过100亿元时,拿着牌子的人就可以领取10万元奖金;当产值超过1000亿元时,就可以领到100万元的奖金。”

  然而,在当时,很多人都没有把梁稳根的话当回事,因此牌子也随手一放。等到三一重工兑现10万元奖励时,有些夫妻因为找不着牌子而吵架,有些夫妻甚至把整个屋子翻了个“底朝天”。唐修国讪笑说:“等到该领100万元的奖励时,真不敢想象那场面。”

  当然,唐修国也有这样一块铜牌,三一重工集团奠基时,他和毛中吾、袁金华还留在涟源茅塘乡的三一新型材料厂,铜牌是后来补发给他们的。唐修国表示:“梁总的这个做法是极其正确的,它不仅体现出一个管理者的管理才能,还将他老大哥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它还能够迅速带动整个企业的发展。何乐而不为呢?”

  让唐修国更加兴奋的还有一件好东西,那就是他锁在保险柜中的那支普普通通的笔。对于唐修国而言,这支笔可是宝贝。2008年2月28日,三一重工集团高层签署了一个产值超过300亿元的绩效协议。当时,梁稳根拿起那支签完字的笔说:“这支笔现在要拍卖,谁要?”唐修国毫不犹豫地说:“我要了,我出10万元。”一旁的毛中吾接过话说:“我出十万零一百元。”梁稳根瞪了毛中吾一眼说:“中吾,别捣乱,你要拍就严肃一点。”意思是说,你要拍就多出一点钱。

  最终,唐修国以10万元的价格拍下了这支笔,梁稳根随后说:“如果哪一年我们三一重工的产值超过了300亿元,我将用300万元赎回这支笔。”听到这话,唐修国和毛中吾以及在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紧接着便炸开了锅。梁稳根接着又说:“如果公司产值能够达到1000亿元,我将用1000万元赎回这支笔。”唐修国一直将这支笔锁在保险柜中,他拒绝了梁稳根以300万元赎回这支笔的要求,他打算等梁稳根用1000万元赎回。其实,梁稳根和大家心里都明白,唐修国是在等三一重工集团产值达到100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