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dafa888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新闻 > 内容

媒体称检方调查发现刘铁男资产仅两套房

2018-10-22 来源:本站

  检方指控的第一项罪名是南山集团新型铝合金项目通过国家计委备案及4万元礼金。

  李法宝说,因为案件与与刘会见多次。“4万块钱,他自己感觉是违法的事。整个案子中,他最痛恨自己的是这4万块钱。很多给他送钱的,巨额的也不少,但他都没收。4万元像过年的礼金似的,其实与项目并无关系。但是作为一个高级干部,无论多少,无论怎样,都不该收。”

  刘铁男另一项个人直接犯罪事项,是让秘书联系邱建林装修并购买家具之事。2011年国管局按副部级给他分了一套房子,也就是涉案装修的房子。之前刘铁男从未享受过副部级待遇,一直住着国家计委的房子,自己装修的,瓷砖都翘起来了。

  庭上,公诉人曾出示邱建林的证词:“11年上半年刘铁男秘书王勇问邱建林有没有合适的装修队,说领导分了一套房子,安排他来处理装修的事,希望能推荐一个熟悉的装修公司。房屋装修完后,刘铁男及其家人没有结账。”邱供认主要是想和刘铁男搞好关系,以后找他办事方便。刘铁男对公诉人出示的证言及证据没有异议,但刘铁男曾供述称装修后曾要求秘书把账结了,开个发票,因为作为部级领导,装修房子可以报一定额度的账。但秘书并没照做,秘书以为装修公司是邱建林的,心想邱好意思跟你结账吗?刘铁男也没坚持住。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刘铁男在房屋装修完工之后并没有支付费用,但索要了装修发票。

  据了解,纪检机关查过刘铁男的资产,只有这两套房。涉案别墅是刘德成给岳父买的。

  刘德成生于1985年,现年29周岁。刘铁男其他五项被指控罪名,均源自刘德成。

  接近刘家的人透露,刘铁男一直对儿子有愧疚感,因为经常加班,平时很少管儿子,都是老婆管。有次儿子得了肺炎,曾有生命危险,事后他才知道。

  刘铁男在儿子从国外读书回来后,刘铁男最开始想让他到国企去,学学经验,于是先让他到广汽香港分公司,每天吃盒饭,儿子觉得很苦。

  于是刘铁男就让儿子回北京发展,为给儿子“系上一个绳”,他介绍朋友带儿子做生意。也曾叮嘱“千万要依法合规,别惹麻烦,别出事就行了”。

  李法宝在法庭上也为刘铁男辩护说,与儿子相关的5项罪名,尽管检方指认刘铁男知情,但他相当于事后被动默认,刘铁男几个罪名涉及的都是他有交往时间的朋友,儿子和企业向他提供了虚假信息。刘铁男在法庭上供述称他的初衷只是想让他们带孩子做生意。如果他想让儿子挣钱,是有很多机会的,不会像这样做。

  相关材料显示,刘铁男在单位严肃,朋友少,去美、加访问时认识了随团的孙永根,感觉对脾气。孙也曾请在加拿大留学的刘德成吃饭。回国后,孙拜访刘铁男。刘德成回国后,他便让孙带一带儿子,于是孙就和刘德成合伙开了其回国后第一个公司。

  刘德成向检方和法庭提供的证言是:“刘铁男知道这辆车,因为我父亲那时候还没有配专车,有时候还得坐这辆车出去办事。”

  公诉人当庭表示,“关于该车归属问题,特别是孙永根的证言,车就是给刘德成买的,与公司没有关系,买车就是为了表示对刘铁男的感谢。刘铁男在明知开办公司已退股,车与开办公司无关的情况下,仍然默认刘德成收受车辆,从05年9月直到案发被查扣,一直被刘德成占有使用。”

  李法宝的辩护意见是,刘铁男没有收受天籁轿车的主观故意,客观上没有为孙永根谋取利益的行为,不构成受贿罪。

  按案发时间顺序,接下来是检方指控刘铁男通过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陆志锋接受张爱彬请托打招呼要4S店指标,刘德成获得股权并最后被1000万回购的事。刘铁男庭审时辩称,给张房有打电话要指标是为儿子要的。广汽二把手陆志锋向刘铁男出主意说:现在卖车挺火的,跟你儿子搞个店啊?一个店才1000万,可以找他朋友借。刘铁男于是找了广汽一把手,说“你们二把手给我出了个主意(开4S店),可以的话,别给你添麻烦也别给我添麻烦。”

  2005年10月,刘德成和张爱彬开办广汽丰田4s店。刘德成拿了30%干股,后来张爱彬以1000万回购。

  在法庭上刘铁男表示自己没见过张爱彬,也不知道是张爱彬要指标,当时的想法是给儿子拿一个指标。辩护人在庭上也表示,检方指控张爱彬行贿,不符合事实;即使算受贿,也只是受贿了一个4S店指标,后来1000万是4S店经营两年后的分红转让款。

  公诉人认为,“此举受贿数额应当以刘德成最终得款一千万元认定,行贿人为张爱彬。因为刘铁男明知刘德成在4S没有出资,没有参与经营。张爱彬在证言中提到,既然刘铁男能帮他儿子拿到指标,给他们父子一部分利益也是应该的。在刘铁男向张房有提出要指标时,也明确告诉张房有,陆志峰介绍了一个4S店老板和刘德成合作经营,这一点刘铁男、张房有、刘德成均能证实。1000万元为刘德成退出4S店时,刘德成、张房有协商好的数额。4S店具体合作的方式,就是刘德成获利的方式,是张爱彬得到4S店支付的好处费。”

  而氧化铝购销差价750万元一项。当时宋作文企业氧化铝粉不够用,市场上买不到,就找刘铁男。中铝的价格本来就比市场价便宜,但是中铝供给南山集团的额度不够用。刘铁男给中铝老总电话:“这个企业我去考察过,在山东当地很有影响。你帮着给解决下。” 中铝安排下属企业山东铝业给南山发货,批了3万吨。2006年8月,宋作文将上述氧化铝购销差价中的人民币750万元汇入刘德成控制的北京金华实科贸有限公司账户。一开始,刘德成对刘铁男说宋要给好处费,刘铁男还说你不能要这笔钱,因为当时云南李嘉诚案就是批条子,子女拿差价。刘德成说不是用直接给钱的方式,是开公司,做生意,注册资本。刘铁男犯案后,曾说后悔当时没盯着这事,没盯着儿子。

  刘铁男与邱建林关系也颇为熟络,化纤行业那两年不错,将邱建林介绍给刘德成是希望邱建林带着他儿子学做生意,结果没想到邱没带他儿子做生意,反而弄了个虚假贸易。法庭上刘铁男说直到拿到起诉书才知道是虚假贸易,称邱还曾对他汇报说:“最近你儿子做贸易赚了不少钱。”但是刘德成“做生意”本金是邱出的。李法宝在庭上的辩护意见是:“炒股赚来的金额够不上受贿,通过虚假贸易已经把钱已送给刘德成,炒股增值的部分不应该认定为邱向刘铁男输送利益的方式。”

  后来经刘德成同意,邱建林将卖出股票变现的人民币1500万元借给他人开发房地产项目,结果房地产公司亏了,刘德成当时表示:“你只把1500万本钱给我好了。”最终邱只给了刘德成1500本金,没给说好的利润。刘德成用此笔款项购买保时捷轿车和北京御汤山的别墅一套。

  2003年至2011年,刘铁男为广汽集团广汽丰田整车及发动机等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审批提供了帮助。应刘铁男的要求,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广汽集团董事张房有将刘德成安排在广汽集团下属的广州骏威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工作,并专为其设立广州骏威企业发展有限公司驻北京代表一职。在此期间,刘德成未实际到岗上班,挂名领取薪金共计人民币121.3060万元。刘铁男对此知情。

  刘铁男在法庭上陈述,他的本意是让他儿子好好工作,锻炼锻炼,接触面多一点,并没让他挂名领薪。刘铁男还曾花一个星期时间,写了份汽车业的报告,让儿子交给广汽当作工作成绩,证明自己好好工作了。作为父亲,刘铁男对儿子成长也算用心良苦。

  刘铁男说他的初衷是因为儿子喜欢汽车,所以希望他能学点什么。在挂名广汽驻京代表期间,刘德成也与人合伙开过公司(4S店)。刘德成称自己在广汽领导来京时曾接待,律师在法庭上认为这也是驻京办一项工作职能,但是检方意见认为,刘德成是为4S店的生意接待广汽领导。

  公诉人当庭出示证据,证明驻京代表一职是为迎合刘铁男为把儿子调回北京专门设立的,刘铁男被关押后,这一职位就没有再招人。设这一职位就是为了解决刘德成中层待遇找一个形式上的依据,使工资发放有据可依。

  李法宝透露,刘铁男在看守所期间,中国和俄罗斯签油气合同,他便想提一些建议。刘铁男,曾代表中国参加过很多谈判。